相关文章

温州民间借贷链断裂事件恶化 一天九老板跑路

  22日下午,大批保安把守在温州信泰集团新厂房门口,所有的东西“只许进不许出”。21日晚,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跑路的消息传开,债权人和供货商一下子涌来。不少人开着面包车、小货车,准备哄抢东西。

  据政府有关负责人透露,仅22日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信泰集团引发的民间借贷链断裂事件继续恶化,可能又会倒下一大批。

  摊子太大,资金链断裂

  20日晚11时左右,信泰集团执行总裁胡明芬不安地给温州市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打去电话,说老板可能跑了。此时,胡福林的电话已打不通。直到21日早上,胡福林突然主动给胡明芬打电话,说由于投资规模过大、面过广,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

  当天,温州市瓯海区政府紧急介入事件的处理。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成立了财物调查组、维稳组、接待组,主要负责接待供应商和债权人,登记债务,结算员工工资。

  信泰集团成立于1993年,员工3000多人。公司是瓯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眼镜行业的龙头老大,目标是中国民营企业100强。旗下的“海豚”品牌是中国眼镜业唯一的驰名商标。胡福林涉足的,除了眼镜业,还有太阳能光伏、房地产等行业。

  据统计,信泰集团去年光眼镜的产值就有2.72亿元,今年1月份到8月份产值1.25亿元。

  欠款20亿,或万人受累

  正如胡福林自己所说,公司如此巨大的摊子,为今天的变故埋下隐患。

  胡福林到底有多少欠款?网友“文东商务”爆料说,他从信泰集团高管处得知,胡福林真实欠款高达20多亿。其中,民间高利贷12亿,光月息就高达2000多万,银行贷款8亿,月息500多万。

  据知情人士透露,胡福林资债差额达9个亿,已严重资不抵债。

  22日下午,派驻到信泰集团的政府工作人员已登记的数据,胡福林涉及民间借贷1.3亿元。银行贷款多少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没来登记也不知道。

  “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小头。真正的高利贷是不敢来登记的,因为一旦被人知道他有多少钱在这里收不回来了,就会引起他的债主前来挤兑,最终造成他自己的公司倒闭。”该知情人士表示。

  温州一眼镜业人士透露,眼镜配件厂一般不大,二三十号工人,基本上只为一两家企业供货,利润很低,一般付款周期为3个月左右。如果信泰集团不能支付货款,起码有上百家企业、几千工人受到牵连。再加上信泰集团本身员工3000余人以及民间信贷背后的关系人。“如果所有叠加,超万人会因此受到牵累。”

  今年以来,温州频繁曝出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的消息,其中还有不少担保公司老板跑路的传闻。

  进入9月后,在温州的网站和微博,都在流传着一份《近期温州老板跑路清单》,其中涉案金额都达到了几千万、几亿,甚至十多个亿的规模。

  高利贷危机事件在温州频频爆发,是否预示着整个温州高利贷行业的危机将不期而至?

  温州某担保公司的老板表示,在温州龙湾区永强那边,有许多担保公司老板都跑路了,网上也传得沸沸扬扬的。

  担保公司的钱不是自己的,基本都是从民间借款来的,一般是普通家庭把钱交给中间人,中间人再把钱交给公司,是层层上交的金字塔形式。一个担保公司老板跑路后,成百上千个普通家庭的借款就血本无归。

  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最新公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民间借贷极其活跃,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民间借贷,目前温州民间借贷规模高达1100亿元。

  温州人进入“炒钱”时代

  如此天量的民间借贷资本从何而来?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归纳说,相当一部分机构和个人一直在从事民间借贷活动,资本越滚越大。此外,这些年来温州对外投资实现了增值,金融危机以来,山西煤改、迪拜危机、楼市限购、股票暴跌,这些钱都回流到了温州,受高额利益驱使,便进入了民间借贷。

  周德文说,温州目前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已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是2到6分,有的高达1角,甚至1角5,年利率达180%。

  在温州做实业,大多数中小企业的毛利润不会超过10%,一般在3%-5%,借高利贷很容易把企业逼上绝路。(羊城晚报)